欢迎来到 - 王牌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寂寞日记 >

“觉得孤独地生活一辈子也不是坏事”

时间:2018-01-11 14:09 点击:
“觉得孤独地生活一辈子也不是坏事”,

(原标题:“觉得孤独生活一辈子不是坏事”)

“觉得孤独地生活一辈子也不是坏事”

蒋方舟在深圳为其新书《东京一年》签售。

“觉得孤独地生活一辈子也不是坏事”

这回说谁

蒋方舟

1989年出生于湖北襄阳。7岁开始写作,9岁写成散文集《打开天窗》。2008年被清华大学破格录取,次年在《人民文学》发表了《审判童年》,获得第一届朱自清散文奖。2012年大学毕业后任《新周刊》副主编。代表作:杂文集《正在发育》《邪童正史》《我承认我不曾历经沧桑》、小说集《故事的结局早已写在开头》等。蒋方舟的写作展示了对自身和“被时代绑架的一代年轻人”的关切。

我在东京的生活仿佛在一种看不见的屏障中,无论是走在拥挤的表参道或涩谷,还是被裹挟在人群中去看花火大会,我始终感到人群是幻觉,我在与自己单独交谈。被迫的认真与被迫的隔离,把我从之前一直在被动加速的跑步机上的生活中解救了下来,重新获得了观察和思考的能力。

为什么喜欢写日记?在东京一年,有没有遭遇表白?上周末,有“天才文学少女”之称的蒋方舟现身深圳,携带其新书《东京一年》,分别在西西弗书店·深圳万象城店,及南山书城,与读者分享其旅行、读书与写作的故事。

2016年,受日本国际交流基金会之邀,蒋方舟在东京独居了一年。她表示,“独自一人在东京生活了一年,东京也拯救了我。”而且“越来越喜欢写漫长的日记,觉得孤独地生活一辈子不是坏事”。面对读者关心的问题,蒋方舟也娓娓道来,对众多作家的日记体文字如数家珍,当谈到在东京一年,有没有遭遇表白,她坦然地说,“有日本友人向我表白,被我残酷地拒绝了”。

在上大学时,开始每天写日记

蒋方舟的《东京一年》全书共12万字,收录了四十六则日记,以及她最新的短篇小说、演讲和时评,驳杂不失纯粹。从社会、艺术到当今中日两国世间百态,都有其独特又不失严肃的描摹与思考。

当记者问为什么会选择日记体这种“偷懒”成书的方式,蒋方舟表示,是因为自己是一个爱看日记体的读者,爱读作家的日记、信件和游记,因为日记里有很多细节。小时看《红楼梦》,就特别喜欢看大家都吃了什么,每次看菜都会看得特别开心。

蒋方舟表示,读日记不仅仅是出于某种窥私癖,更是因为那仿佛是一种反向的摄影。“作品是艺术家生命的结晶和照片,我通过日记和信件,把那凝固一瞬的风景在时空上进行扩展,看到了他们完整的艺术生活。所以我也保留了自己日记里那些絮叨的呓语和局促的社交,全部摊开来,有种 全暴露了 的快感。”

蒋方舟对众多作家的日记体文字很是熟悉,如数家珍。像德国作家歌德的《意大利游记》,中国作家阿城的《威尼斯日记》。“阿城的日记就写到他喜欢喝意大利咖啡,导致尿特别黄,所以每次看到阿城老师就会觉得很尴尬,就会想到他这段日记。还有作家王朔,在昆明开笔会时,写过昆明的周记,周记中就谈到国内另一位有名的作家邱华栋,王朔在周记中写邱华栋真能吃,吃自助早餐时,吃了一盘又一盘。导致我在遇到邱华栋时,就会想象他吃的样子。所以觉得日记

很有意思,细节都在日记当中。

蒋方舟表示,她自己从上大学开始,每天都会写日记。“开始时,也会写一些他为什么不爱我?我这么爱他。写一些自我中心、莫明其妙的恋爱感悟。后来日记变得越来越冷静与客观。”

“《东京一年》中也删掉了一些内容,删掉的部分是涉及别人隐私的,比如说日本友人来向我表白,被我残酷地拒绝了。”蒋方舟说。

在孤独里,找到本真的自我

东京一年,可以清晰地看到自己的成长。当谈到自己对孤独的看法,蒋方舟说:“现在看到的有两种孤独,有一种是表演性的孤独,比如说在朋友圈看到,谁谁去马尔代夫度假,发一个自己穿比基尼在海边的照片,说偶尔孤独一下也挺好的,这种状态并不是真的孤独,因为她恨不得每十秒钟刷一次朋友圈,期待着人给她点赞。夸一夸她身材真好,过得真爽,其实这就是一种表演性的孤独,期待着别人的赞赏和回应。另外一种孤独,就是孤独更与何人说,就是说你连诉说的人也没有,比如说我在东京,我不懂任何别的语言,我也没有朋友,虽然只有一个小时的时差,我觉得跟所有人隔得都是万水千山,所以我觉得这种孤独,是一种真正的 更与谁人说 。”

蒋方舟表示,“我在东京的生活仿佛在一种看不见的屏障中,无论是走在拥挤的表参道或涩谷,还是被裹挟在人群中去看花火大会,我始终感到人群是幻觉,我在与自己单独交谈。被迫的认真与被迫的隔离,把我从之前一直在被动加速的跑步机上的生活中解救了下来,重新获得了观察和思考的能力。”

同时,这也是一本病历,记录了一个人要活成本来面目所需付出的努力。“就像在东京度过的一年并没有把我变成一个新人,我们只是更像自己本来该成为的样子。”蒋方舟说。

谈到对旅行观念的认知,蒋方舟表示,这几年她很反感的一句话是:生活不只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 眼前苟且 与 诗和远方 是一对虚假的对立。我在东京一年的生活表面看是 诗和远方 ,生活在迷人的异域,鸡毛蒜皮消失了,可东京的生活同样存在着无奈的人性、琐碎的沟通、窘迫的算计与虚伪的寒暄。另外,网络的发达让 远方 的概念消失了,我身在异国,却时刻关注着国内的人与事,为我触手而不可及的苦难感到悲伤。正是这些并不美好的细节,才构成了生活的全部。”蒋方舟说。

恋爱不是必须的

在东京公寓的洗衣房,看着一只袜子在洗衣机转,看了四十多分钟。在蒋方舟看来,这种寂寞并不是一件坏事。在国内的生活,能够有寂寞的感受是非常奢侈的。有太多的事情充斥着生活,将你从将要寂寞的轨道上带离。在日本的生活过得很闲散,也过得很认真,每天有很多的时间需要填充,所以会把每个念头变得很长,每次观察变得很长,听每一个音乐的时间变得很长,看每一幅画的时间变得很长。蒋方舟表示,严肃与认真也是寂寞带来的一种状态,自己并没有太沉迷于这种寂寞的感觉。

蒋方舟表示,自己现在不太看微博与微信,自己更愿意用书的形式,把自己的想法传递出来。谈起对自己角色的定位,以及对恋爱与婚姻的看法,蒋方舟说,“除了作家以外,我没有别的角色。生活中除了读书与写作,除了作家,其他的角色和情绪,对我来说,我确实是把能耗降到最低。我虽然也有几个朋友,但我不太出去社交,跟朋友吃饭也很少。情感需求也很少,没有说一定要谈恋爱,或者说在谈恋爱上投入很多,我确实是把作家以外,所有身份对自己的消耗降到最低。那种寂寞的、很想谈恋爱结婚的情感只是瞬间的,不对我形成一个永恒而持续的压力。我父母这方面对我很宽松,所以我就说,需要恨嫁的时候可以恨嫁,需要不恨我也可以不恨,所以,现在谈恋爱也好,结婚也好,对我都不是什么必须的。”

采写:南都记者 谢湘南

受访方供图

(原标题:“觉得孤独地生活一辈子也不是坏事”)

netease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