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王牌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寂寞日记 >

朴槿惠记录亡父后的孤单日子

时间:2018-01-11 14:08 点击:
同样,译林出版社出版的《朴槿惠自传:绝望锻炼了我》也可以说是《朴槿惠日记》的一个对照。《朴槿惠自传:绝望锻炼了我》缘起于2006年朴槿惠遇袭,“捡回一命”

原标题:朴槿惠记录亡父后的孤单日子

今天起,韩国总统朴槿惠将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就在朴槿惠总统正式来华之前,上海译文出版社于日前出版了《朴槿惠日记》,昨晚在上海韩国文化院举行了首发式。

此外,译林出版社还于上月出版了朴槿惠撰写的《朴槿惠自传:绝望锻炼了我》。无论是《朴槿惠日记》,还是《朴槿惠自传:绝望锻炼了我》,这位韩国女总统真实记录了个人的心路历程。

日记经常引用

中国典故

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的《朴槿惠日记》,以朴槿惠本人手书的日记文稿为底本,由“朴槿惠研究会”收录了朴槿惠从青年时代起各个时期的日记,并配以时代背景的介绍,包括了其母亲、韩国前第一夫人遇害,其父亲、韩国前总统朴正熙遇害,亲信背叛等重要事件,还有其本人遇袭的经历和感受。此外还收录了朴槿惠重新出山,步入政坛及对其推崇的政治理念的阐述,以及其单身至今的缘由、恋爱观和感情经历等等。

该书将朴槿惠的日记分为五个篇章,分别从“‘第一夫人’身份”、“母亲”、“祖国”、“我”、“国民”五个角度,以内心独白的形式,诉说自己的成长历程,此外也铺陈了朴槿惠的施政理念,这从另一个角度指明了韩国未来五年的发展方向。

同样,译林出版社出版的《朴槿惠自传:绝望锻炼了我》也可以说是《朴槿惠日记》的一个对照。《朴槿惠自传:绝望锻炼了我》缘起于2006年朴槿惠遇袭,“捡回一命”之后,朴槿惠生出念头想整理生平,经过一年左右的回顾与记录,创作了这部回忆录。全书配有朴槿惠各个时期、不同场合的照片百余幅,配合文字共同呈现朴槿惠从童年、少年、青年一路走到今天的历程。朴槿惠在书中还写到与中国和中国领导人的多次交往,如访问重庆、成都等地,在烟台港参观铁路渡轮,应邀在北京大学、中央党校发表演讲等。

朴槿惠一直被视作一位对中国历史和文化非常熟悉的韩国总统,在书中,朴槿惠也透露了对中国文化的热爱。在父亲遇刺后,朴槿惠阅读了大量中国传统文化的经典,包括《论语》、《贞观政要》、《明心宝鉴》、《近思录》等。朴槿惠在《朴槿惠自传:绝望锻炼了我》中经常引用中国的历史典故,她对中国的熟悉并非停在口头之上。

比如她在1992年9月27日的日记中,讲到了中国后汉末年图谶思想与黄巾军活跃的原因,最后总结说:“看到自然环境的变化就可以知道季节的更替,同样,看到社会环境的变化应该有所警惕。”

因父亲遇刺,

“自传”悲愤

几十年来,朴槿惠的个人生活,尤其是其心路历程,始终是一个谜。“朴正熙前总统的女儿”这个头衔,既是朴槿惠的“资产”,同时也是她的“债务”。这位曾经的韩国“小公主”在外界不断的猜度和揣摩中走到今天。无论是这部日记还是自传,外界最感兴趣的是在经历父母双亡的打击后,朴槿惠销声匿迹的那二十年。

1979年10月26日,朴槿惠的父亲朴正熙总统遭遇时任韩国中央情报部部长金载圭的枪击意外身亡。1979年12月12日,以全斗焕为首的新的军部用武力夺取了军政大权。新的军部几乎制止了朴槿惠所有的对外活动。自1980年的“光州事变”以后朴槿惠创办的“新心脏服务团”被强行解散,新军部甚至不允许朴槿惠为父母召开追悼会,朴槿惠只好在家族内部搞了一个简单的祭奠仪式。当时朴槿惠实际上已经处于对外活动被禁止的状态。她在自传中回忆道:“被丢弃在深山老林之中的心情竟是这般的孤单寂寞。”朴槿惠父母的追悼仪式在国立墓地正式举行是1987年的事情。

在朴槿惠公开的日记中,这段软禁时期的日记比较多。一切对外活动被禁止,想反抗他们的胡作非为又心有余而力不足,此时朴槿惠所能做的只有在日记本上倾吐心声,尤其是对父亲的怀念。

比如1980年2月8日的日记中,她写到了父亲对国家的感情:“父亲总是珍惜每一寸土地。在视察途中,如果看到因施工有毁坏耕地的现象,他就记在本子上,待到服务区休息的时候给相关部门打电话要求立刻解决这些问题。没有发自内心的真情这是很难做到的事情,仅凭总统分内的责任意识也是很难做到的事情。阅历和学历再丰厚,也只有胸怀信仰的时候那些东西才会真正闪光。”一年之后,1981年7月8日,她在煮咖啡的时候想起过往和父亲一起的日常生活,“早上煮咖啡,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以前为父亲煮咖啡的情景。顿时美好的回忆涌上脑海,似乎回到了那充满希望和幸福的日子。这种美好的回忆不能不使我再次考虑人的一生该怎么度过,人生最宝贵的东西是什么。”

日记中的朴槿惠更多平和,没有悲愤,但在自传里,她就激烈许多。

比如在父亲遇刺身亡后,朴槿惠在自传里写到了自己的悲愤感受:“清洗父亲血迹未干的衣服,几乎流尽了平生的眼泪。”她也回忆那段日子自己是怎么度过的:“我不记得那天晚上是怎么熬过去的,恐怖的宁静缓缓包围,一开始只是一阵寒意袭来,接着全身上下开始不停地颤抖了起来。当一个人受到太大打击时,听说是哭不出来的,那晚我终于明白了。慢慢地全身的感觉逐渐消失,仿佛置身在眩晕的梦境之中。”“虽然白天我会先隐藏心中的伤痛迎接吊客,但到了晚上痛苦就会开始袭来。好几天我根本阖不上眼睛,仿佛胸口被敲了一根钉子一样,痛到无法入睡。这感觉让我觉得不像现实,而是在梦中被噩梦追赶一般。”

朴槿惠记录亡父后的孤单日子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