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王牌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在写作上有所得,是我翻译的动力

时间:2018-01-11 04:35 点击:
7月22日下午,作家黄昱宁从上海来到杭州悦览树24小时书店,与读者分享新作——散文集《假作真时》。文敏、孔亚雷是本次钱报读书会的特别嘉宾。3位都是作家、翻译家

7月22日下午,作家黄昱宁从上海来到杭州悦览树24小时书店,与读者分享新作——散文集《假作真时》。

  文敏、孔亚雷是本次钱报读书会的特别嘉宾。3位都是作家、翻译家,所以读书会的主题是:文学中的“虚构与真实,东方与西方”。

  “我是一个站在中间的人。”开场,黄昱宁这样说。

  黄昱宁曾担任《译文》杂志的主编。去年,黄昱宁以译作《甜牙》摘得了钱江晚报主办的博库·全民阅读周刊春风图书势力榜的年度金翻译家奖。

  谈到文学翻译,3个人很快达成共识——它是很好的写作训练,更是最好的精读。

  《假作真时》是黄昱宁的第6部随笔集,也是她认定最能全面反映她个人的随笔集:回望熟悉的上海,也试图捕捉一代人的集体记忆;探讨文学和影像之间的“转译”以及文学叙事方式的“变身”。

  黄昱宁近年来的个人写作,正从非虚构走向虚构;在尝试创作短篇小说时,她翻译了短篇小说集《暗杀》,“我翻译的动力是,能不能让我在写作上有所得。”

  “在翻译和写作之间转换,对文字工作者的身心健康也有好处——翻译是在表达别人的内心;而写作则会无时不刻地在怀疑自己。”黄昱宁不断在两者间穿梭,寻求一种平衡。

  3位嘉宾对互联网时代的文学翻译问题也尤其敏感。

  “怎么利用互联网,是关系到译作水平的一个重要标准。”黄昱宁认为,当下的译者接受信息、转化信息,少不了互联网。

  文敏说,身处前互联网时代的老一辈翻译家,如《1984》的首译者董乐山先生,在遇到细节、事实上的不确定性时,只有靠与外国同仁的书信交流来解决问题。而在当下,全球的译者可以在互联网社区中即时地沟通互助。

  “互联网增进了翻译的便利度。”孔亚雷说。他即将出版的译作是美国作家詹姆斯·索特的《光年》。“但文学翻译必须要把握住原作者的气韵,这是无法机器化的东西。”

  话题自然转到了“智能翻译”的问题。

  黄昱宁同意,当人工智能的文学数据库足够大,机器学习的次数足够多,翻译结果在理论上可以无限接近于准确。但准确性并不是文学翻译的唯一标准。

  “好的文学作品,是不是每句都符合语法?不见得——有时候破除规矩的才是好文学。”她认为,智能翻译面对文学作品得出的“准确解”,很有可能是南辕北辙的。

  黄昱宁往更深处探了探。“过度娱乐化的写作也像是在做类似机械学习、崇尚大数据的事情,”使写作者盲目追求写出最抓人眼球、阅读量最高的作品。“在警惕智能翻译之余,也要警惕人类自己的文学观。”

  “我曾在多少真实的散文里融入虚构的想象,又通过对多少虚构作品的分析,积累(同时也在瓦解)自己虚构的勇气?这种积累与瓦解总在暗处厮杀,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哪一个终将胜利。”在《假作真时》的跋语中,黄昱宁这样写道。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