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王牌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解梦 > 孕妇做的梦 >

高龄、基础疾

时间:2017-12-14 18:52 点击:
高龄、基础疾

  高龄、基础疾病、并发症,都难以阻止“二孩梦”——

  二孩生育大军“攻陷”产科病房

  “全面二孩”政策发布后仅5分钟,湖南省妇幼保健院产科主任医师宋玉琳就接到了好几位朋友的咨询电话。“都是40多岁,跟我同龄的一帮人,没过多久,就成群结队地到医院检查来了。”

  回忆起政策发布之初的“生育咨询热”,宋玉琳至今都觉得惊讶。但现实情况仍然大大超出了她的想象,她看到,40岁左右的高龄产妇对生育二孩的热忱,似乎比年轻人还高,这些人随后也成为二孩生育大军中的一支“重要力量”。

  然而,危险信号已经出现——孕产妇高危病例数、死亡数量,以及胎儿早产风险正在不同程度地上升。

  冒险生育的高龄产妇绝非少数

  头胎是剖腹产,这次生二孩,李蓓(化名)在产科医生建议下,又选择了剖腹产。她已经39岁了。

  “孕吐和水肿都很严重,全身乏力的感觉也明显比头胎严重。”怀孕前,李蓓了解过高龄产妇的各种风险,但这些都没能改变她和老公共同的决定。好在,母女平安。

  而37岁的刘红英(化名)则远没有这样幸运。

  2016年11月初,孕36周的她感觉腹痛难耐。更大的妊娠风险是,她子宫左前方有个直径超过5厘米的大实性包块。这个情况在孕早期就被检查出了,可是,在终止妊娠还是冒险分娩之间,她还是选择了后者。

  这个像小西瓜一般大的肌瘤严重影响了刘红英的子宫收缩,手术过程中出现了大出血。经过专家团队数个小时的抢救,刘红英和宝宝才脱离了危险。

  宋玉琳不久前接诊过一个更夸张的高龄二孩产妇。2015年,这名产妇进行心脏病手术,在心脏内植入了一块金属瓣膜,也由此成为高危不适宜妊娠对象。“我告诉她,风险太高了,别说孩子,弄不好连命都没了,可仍然无济于事。”最终,这名产妇转到了另一家三级综合医院进行分娩。

  高龄产妇集中生育,同时传递出了不太乐观的信号:危重症产妇数量出现了明显上升,其中二孩产妇占近半数比例。

  抢救刘红英的那天,湖南省妇幼保健院产二科主任游一平一共遇到了5例大出血产妇。她说,往年,虽然危重症产妇在产科并不少见,但没有如此集中,情况也没这么严重。就目前来看,该院接收的高危孕产妇更多是二孩妈妈,“尤其是第一胎选择剖腹产的疤痕子宫产妇,风险更大”。

  记者采访多家医院发现,这些冒险生育的高龄产妇绝非少数。

  长沙市妇幼保健院2015年8月、9月、10月收治的危重症产妇分别为19例、28例、24例。到了2016年,全面二孩政策落地,这3个月的数字为40例、42例、45例。这些产妇,也以二孩产妇为主。

  湖南省妇幼保健院的二孩妈妈中,35岁及以上的高龄产妇占比达30%左右。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产科承担着湖南省及周边地区大量危急重症孕产妇的救治任务。该院提供的数据显示:该院2016年8月~11月(截至11月22日)共收治高危孕产妇1839例,而2015年8月~11月(包括整个11月)共收治高危孕产妇1586例;上升了15.95%。这些人中,有相当一部分,即使患有高血压、糖尿病甚至更严重的基础疾病,也仍然在坚持怀孕。

  2017年的长沙市两会中,二孩成了热议的话题,包括全面放开二孩政策实施一年来,高龄孕妇多、医院床位不足、出生婴儿缺陷多等随之涌现的新问题。

  据统计,长沙市现有一个存活子女的育龄妇女共60余万人,其中35岁以上的妇女占50%。

  民建长沙市委员会在此次两会上提交的一份集体提案中指出:高龄孕产妇容易出现流产、早产、难产现象。

  长沙市妇幼保健院的李建军、李文霞与其他委员联名提交的一份提案也提到:2016年长沙高危孕妇比例明显增加,前三季度新增高危孕妇37960人,其中重点高危孕妇8632人,同比增加43.33%。

  在集体提交的提案中,民建长沙市委员会建议,加强备孕指导,在各县级以上医疗保健机构设立“二孩门诊”或“高龄孕产妇咨询门诊”,建议对35岁以上的夫妇,有生二孩意愿的要实施强制性孕前优生检查。计生服务站应免费对高龄孕产妇进行孕前、孕中、产前全方位检查,减少出生缺陷婴儿。耳聋、地中海贫血等疾病的基因检测覆盖到100%需要检测的孕妇和新生儿。

  辅助生殖技术成高龄产妇“救命稻草”

  “最多的一天,生了98个,医护人员忙得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游一平说,2015年,最多的日分娩量仅为50多个。2016年度该院共迎来17624名新生宝宝,比上年度的13076个新生宝宝,增长34.78%。

  从数据分析来看,2016年上半年,湖南省妇幼保健院出生的新生儿每月约1300个。自8月开始,每月的分娩量增加到1600个以上,其中10月、11月更是超过1700个。2016年度,该院共迎来二孩宝宝7044人,占全年分娩量的40.0%,而这一数据在2015年度是31.2%。

  长沙市妇幼保健院2016年度分娩人数为14588人次,同比增长22.79%。在分娩人数中,二孩所占的比例约50%,比2015年度增加1倍。

  除了妇幼保健专科医院,长沙大部分三甲综合医院产科也不轻松。来自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产科的数据显示,2016年下半年,该院门诊人次、分娩人数同比分别增长25%和30%,加床率高达64.24%。2016年度在该院出生的二孩约占74.8%,这一数据在2015年度仅为34.5%。长沙市中心医院2016年度迎来3442个宝宝,比上年增加30.08%。

  即使是往年产科工作量并不完全饱和的医院,门诊人次和分娩量也在急剧上升。以湖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为例,该院2016年度门诊人次、分娩人数与上年度相比均翻了两番。

  对于很多由于高龄、自然受孕不成功,又不愿放弃“二孩梦”的人来说,选择就只剩下一个选择——做试管婴儿。

  2016年11月、12月,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两次来到中信湘雅生殖与遗传专科医院(以下简称中信湘雅),排起的长队几乎将门诊大厅堵得水泄不通。近年来,中信湘雅的“生意”一直很好,但今年尤甚。

  2015年,该院试管婴儿治疗周期(一个周期就是从促排卵开始到取卵、移植的整个过程)为35348例,2016年则达到40821例。2016年,该院进入移植周期的二孩妈妈增加40%以上。2016年,该院35岁及以上二胎助孕总周期数占同期同年龄段总助孕周期超过50%。

  三组数据表明:进行试管婴儿辅助医疗人群中,二孩妈妈人数越来越多,且在这一人群中,二孩妈妈所占的比例也在快速上升。而“试管二孩”妈妈中尤以70后高龄妈妈为主力军,35岁以上妇女一半都是来生二孩的。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